谁是“王子”?融安房地产的股权交易悖论

图片:融安房地产的房地产控制人王久芳来源:互联网上一场自相矛盾的股权转让交易将融安房地产抛入了第二代遗产的云里。

近日,荣安房地产公司宣布,实际控制人王久芳将以20.4亿元的价格收购其子王奕心持有的荣安房地产公司23.56%的股份。交易完成后,王奕心将不再持有荣安房地产股份,他的名字将完全从前10名股东名单中删除。

在房地产行业,第一代和第二代的转移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话题。有很多关于父母将他们的股份转让给孩子的报道,但是很少有人会把他们的股份给父母。

四年前,在父亲王久芳的安排下,王奕心接管了荣安房地产23.56%的股份,成为王久芳的一致行动。同时,他也是荣安房地产最大的个人股东。

当时,融安地产对父子之间的股份转让发表了含糊的声明,“这是王久芳家族对上市公司股权结构的调整”。

同样的原因也适用于现在。

荣安房地产官员告诉时代财经,股权转让也是王久芳家族出于公司管理考虑而做出的调整。它与上市公司无关,也不影响上市公司的经营。

至于王久芳希望通过这次调整达到什么样的管理目的,该人士拒绝回答。

谁是“王子”?融安房地产原名永成公,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2009年,荣安房地产和永安成功重组。重组后,勇成功更名为融安房地产。它的主要业务变成了房地产开发和销售。荣安房地产也成为宁波首家上市公司。

听起来王久芳的辉煌成就使他在宁波出名了。王久芳和他的家人被许多媒体列在“宁波十大富豪家庭”的名单上。

王久芳的成就离不开他父亲的大力支持和鼓励,但他似乎有不同的方法来帮助他的孩子发展他们的事业。

王九芳有两个儿子,最大的是王丛薇,最小的是王奕心。

王九芳很少公开提及他的两个儿子,更不用说继承的问题了。

然而,在融安地产内部,王久芳的“接班人”候选人早已出现。

对融安房地产股权结构的调查显示,在此次交易之前,王奕心仅持有融安房地产23.56%的股份,没有其他职位。

王丛薇没有直接持有荣安房地产的股份,但他的名字被列入荣安房地产最大控股股东荣安集团的两名股东。王丛薇和王久芳及其儿子分别持有融安集团50%的股份。

王丛薇通过融安集团间接控制了融安房地产的23.965%。

显然,他的职位比他弟弟王奕心高。

这不是王丛薇在荣安房地产的唯一足迹。

2014年,只有27岁的王丛薇加入荣安房地产董事会,并当选为公司总经理。

尽管王丛薇低调,几乎没有机会公开露面,但他为数不多的公开活动表明,85后第二代房地产已经具备了“领袖”的风范。

去年,丛薇作为浙江住宅企业的代表嘉宾参加了一个峰会论坛。会上,他分析了国内房地产市场前景和住宅企业的生存因素。

今年4月,融安房地产召开了一次公开会议,对项目管理过程进行评估。王丛薇出席并发表了“讲话”。

换句话说,与只出现在公告中的王奕心不同,王丛薇一直深入参与荣安房地产的日常工作。

上述融安房地产相关人士也肯定了这一判断,“公司确实有很多事情需要总经理丛薇参与管理和决策。

备受争议的公司治理王久芳对王丛薇的支持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王久芳对长子的“偏爱”在融安地产内部引发了一场“内讧”的闹剧。

2017年6月,融安房地产召开第十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会上,有人提出更换公司首席财务官的要求,王丛薇被提名为新任首席财务官候选人。

这一提议遭到时任融安房地产董事会秘书兼董事胡约翰的强烈反对。他指出王丛薇是该公司的总经理。如果他同时兼任首席财务官,将会对公司的内部控制产生不利影响,王丛薇没有财务背景,下班后也没有从事任何财务会计工作。他不是首席财务官的最佳人选。

胡约翰的反对迫使首席财务官的更换停止,但一周后,胡约翰被王九芳毫无预警地“诬陷空”。

在融安地产第十届董事会第二次临时会议上,董事以8:1的票数阻止胡约翰连任董事会秘书,由王久芳本人接任。

受此“羞辱”,胡约翰就荣安房地产向交易所愤怒投诉,指出王久芳担任董事会秘书的适当性和董事会召集和表决方式的合理性。

由于胡约翰的投诉,融安房地产也受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质疑。

“该公司的治理存在根本性问题。

”再次提到两年前的风暴,胡约翰的语气充满无奈。

他坦率地向时代财经承认,他一开始对王丛薇的首席财务官提名非常不满,甚至后来选择离开与他关系很好的融安房地产。

胡约翰,生于1972年,自2005年6月起担任荣安房地产董事会秘书。在融安房地产第7、8、9次董事会上,胡约翰成功连任,直到他在2017年6月“反对”王久芳后选择离职。

“王丛薇还年轻,没有经验,所以他不适合这种专业岗位。

说白了,王久芳做这些安排都是出于私人目的,没有考虑公司的整体情况。

”胡为善说,事发后,他意识到自己无法与王久方的想法达成一致。

2017年底,胡为善离开荣安房地产。

然而,尽管站在风暴中心的胡为善离开了荣安地产,“内讧”风暴的影响还远未结束。

挤掉胡为善后,王久芳把给董蜜的证明和批准信交给了他信任的秘书邓华堂,并任命他为证券代表。在此之前,邓华堂没有相关经验。

面对老板给的沉重负担,邓华堂只能硬着头皮。

然而,专业知识的缺乏很快给邓华堂和王九芳上了一课。

2018年,荣安房地产公司修改了《关于向台州中联宇房地产有限公司提供担保的公告》和《关于第十届监事会第四次临时会议决议的公告》两份文件中的若干错误。邓华堂的证词不利于他开始工作。

荣安房地产的阴霾难以避免,尤其是在过去两年浙江房企努力的背景下,王力宏和他儿子首先要克服的可能是公司治理问题,而不是继承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