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巨变美丽的涪城绽放

如果你想问阜阳近年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答案肯定是这个城市的规模、外观和质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这座肮脏、贫穷、破败的城市的旧面貌永远消失了。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群整洁、明亮、多彩、宽敞、高大而现代的大都市。如果你想问阜阳近年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答案肯定是这个城市的规模、外观和质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这座肮脏、贫穷、破败的城市的旧面貌永远消失了。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座干净、明亮、多彩、宽敞、高大的现代大都市,日新月异。

它的快速发展和巨大变化让街上的市民感到自豪。

随着新中国的脉搏,经过70年多事的岁月和70年的奋斗建设,阜城和各县城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尤其是近年来,古老而年轻的阜阳,已经走上了一条飞速发展的道路。城市的质量不断提高,城市的美丽价值不断更新。城市面积扩大了几倍,原先破旧的房子被一排排整齐壮观的高层建筑所取代。过去,狭窄不平的土路变成了宽阔平坦的沥青路。一旦风吹来灰尘,雨水和污水到处都在下雨,夏天又脏又臭,夜晚一片黑暗。现在所有的市政设施都很齐全,环境干净美丽。

从拥有白色设施空和低矮破旧建筑的狭小拥挤的城镇,到拥有众多高层建筑、众多公园和绿地、日益完善的基础设施和不断提高的城市水平的现代区域性中心城市...涪城正迅速发展成为“规模大、设施齐全、经济活力强、环境优美、形象优美”的现代化区域性中心城市。

“当时阜阳市只有一个‘巴掌大’的地方,以旧地委为中心,向南到西城河,向东到李三湾,基本上是沿着人民路。

“1955年,22岁的朱心有从颍上调到阜阳地委组织部,和妻子儿女一起住在阜城。

在他的印象中,当时的涪城面积只有两三平方公里,人口不到三万。

新中国成立时,形成于明代的古城涪城面积只有1.52平方公里,又窄又窄。

阜阳地区地图册1962年版中有一张阜阳市地图。从这张地图可以看出,当时的主要城区基本上在西城河、程楠河和泉河内。颍州路当时也被称为富泰路。现在文峰公园的位置被标记为两个大鱼塘...然而,今天阜阳市的面积已经大大扩大了。

一张接一张的地图记录了这个城市的发展足迹。

新中国成立之初,阜阳地区的城乡建设混乱无序。没有具体计划,主要开展了一些与民生有关的修复工作。

1958年,阜阳地委和行政公署所在地阜阳县城正式制定了城市规划,但最终未能实施。

改革开放后,阜城实施了五轮总体规划,带动城市不断扩张。

1978年,县级富阳市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局第二次编制了富阳市建设规划,并于1983年实施。

“当时,阜阳的城市建设主要集中在人民路和颍州路的发展上。规划为现在的清河路和莲花路在南面,西面是西墙,东面是铁路。

“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的专家告诉记者。

1983年,城市规划面积只有25平方公里,远远不能满足涪城的快速发展。因此,1990年,该市编制了第二版总体规划,将城市规划面积扩大到46平方公里,并首次提出了在皖西北建设中心城市的构想。

20世纪90年代,随着阜阳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加速和城市的大规模扩张,该市于1995年修订了总体规划,将城市面积扩大到70平方公里,形成了以“Y”型水系为基础的两河三片城市形态。

1995年制定的总体规划一直在使用,直到2007年新规划重新制定,城市规划面积扩大到140平方公里。

“这一时期,阜阳的文峰公园、程楠河公园、清营公园、泉河景观带、三角洲公园等环境建设受到更多关注。它们基本上是在本轮城市规划的指导下建成的,进一步提高了阜阳的城市质量。

“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的专家分析。

2012年,我市编制了最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将我市定位为国家中部地区重要的综合交通枢纽、中原地区新的加工制造基地和能源基地、安徽省和河南省区域性中心城市。

计划到2030年,中心城区人口200万,城市建设用地200平方公里,实施“南拓西控东优化北”空发展战略。

如今,随着城市规模和能源水平的不断提高,涪城在全国乃至全省城市化地图中占据重要位置,被定位为中原经济区东部的门户城市和安徽省西北部的中心城市。

阜城优势明显,政策机遇重叠,基础条件成熟,正在有序开展城南新区主体进攻,发展高铁新区和西湖新区,推进颍泉、颍东、抚河现代工业园区发展区建设,走向全新的城市发展坐标。

第二,在阜城拆迁社区居民李昌俊的记忆中,直到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李刚绿园和瑶海市场所在的拆迁社区仍然是城外一个拥有大片农田的小村庄。

由于城东的供水,几个生产队搬到这里开辟菜园,成为涪城的蔬菜供应区。

当时,涪城的主干道人民路,只通向西城河,成了“断尾路”。提京村的村民不得不绕过泉河大坝进城。

据资料显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阜阳市有42条铺面公路,总长20.3公里。道路宽度一般为2-4米,最宽部分约为6-7米。

新中国成立初期,城市建设主要是开放、扩建和拓宽道路,先后铺设煤渣、砖渣和二灰混凝土路面。

“当时,这座城市很小,只有步行到某个地方。

1956年,何英河闸开始修建。地委召开全体会议,动员干部参加捡土等志愿劳动。领导人在舞台上说,当水闸修好后,他们仍然可以运行公共汽车。

观众突然大笑起来,每个人都觉得那是遥不可及的。

”朱心有回忆道。

驾驶公共汽车的愿望直到16年后才实现。

1958年,何英闸桥建成通车,结束了阜阳市东西分界的历史。

1971年,绥福铁路通车。为了方便铁路乘客,阜阳县成立了城建局公交队,并于1972年1月正式投入运营。当时只有两辆江淮牌公交车。从火车站到人民剧院的路线是1路公共汽车,总长7.5公里。

交通是城市的命脉。

道路的变化反映了城市的变化。

1965年,沥青路面开始进入阜阳市。这是阜阳第一次用沥青铺路。仅在这一年,就修建了4公里的沥青公路,总面积为48,000平方米。

自1978年以来,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市政建设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新时期。市区原有道路拓宽,新建道路数量增加。

1977年至1984年,阜阳市完成了人民路、颍州路、颍上路配套工程,即快车道、慢车道、人行道、下水道。道路总长56公里,沥青路面36公里。

近年来,阜阳市的路桥建设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南京路泉河大桥、颍上路泉河大桥、朝阳大道何英大桥、向阳路何英大桥等桥梁工程已经竣工并投入使用,何英和泉河两岸的天然地堑已成为道路。夏光大道、合肥大道、复兴大道等城市交通要道,以及颍州路、西湖大道、颍河东路、京九铁路互通立交相继开工或竣工。纵横交错、畅通无阻的主干道网络不仅拓宽了城市框架,也使涪城各区联系更加紧密。一个现代大城市的模式支撑着营城。

第三届端午节假期,位于颍州路与淮河路交汇处的乐活广场(东清河花园)刚刚开放试用,吸引了众多市民前来游玩。

在广场入口处,六个巨大的彩色灯柱高高耸立,让人眼前一亮。广场上的大草坪上散落着景观幼苗和景观草图,吸引了更多的成人和儿童。

“这是一个商业区,没有可供人们放松的公园。这个广场的建设对周围的居民来说是非常必要的。

住在林菀花园的王建海对乐活广场的开放和花园的高标准印象深刻。

46岁的王建海从小就住在涪城。在他的记忆中,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涪城只有一个清营公园。

“灯展、动物展、爬山、骑马...那时候,最令人兴奋的事情是父母可以带去青莹公园玩。

在他的记忆中,直到20世纪90年代,清营公园的元宵节对阜阳人来说仍然是一个伟大的春节活动。

“现在到处都是公园。双清湾、月季湖、何英景观带等都去过。它们真的很美。

“阜阳计划中的园林建设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进行的。

20世纪五六十年代,阜阳县政府开放了清营公园和人民广场,这是当时阜城最重要的休息、参观和集会场所。

从1998年到2003年,涪城在东、西、南、北建成了四个三角公园。2002年,阜阳生态公园开业。2004年,文峰公园建成并开放。

2017年,城南双清湾公园开始建设...尤其是近年来,涪城的园林建设突飞猛进。综合性公园、湿地公园、特色公园、景观带等不断建设,不胜枚举。

“涪城共规划了11个综合公园,2016年前只有3个,即泉河风景区、环城公园和三角洲公园。

在过去的两年里,剩下的八个已经全部开工建设,其中大部分已经完工并投入使用。

“市园林局的负责同志告诉记者。

其中,全长约15公里的三角洲公园和泉河风景区于2008年开始建设。

自2016年以来,涪城不断加大投资力度,大力推进城市园林绿化建设。先后建成双清湾公园、中清河公园、跃家湖公园、宝龙公园、怀英公园、何英风景区带、祁雨河风景区带等8个综合性公园,以及东清河公园、西清河公园(南延)、西城河(外江)公园、济南公园等12个公园,公园绿地面积新增300多公顷。

大量公园和公园的建成和使用,有效改善了城市绿地总量不足、分布不均的状况,为广大公众提供了有形可见的绿色效益,增强了阜城人民的幸福感和成就感。

近年来,公园已成为阜城环境改善的真实写照。

以“水”字为核心,涪城还将22条黑臭水体的管理与海绵城市的理念相结合,对涪城45条城市河流进行统一管理。项目建成后,将形成“一湖两河依古韵,三片六脉兴颍州”的总体水系格局。

同时,围绕“绿色”这个词,营造新的滨水园林景观,大力实施公园、花园、绿道建设和现有绿化加高、加密、绿化、色彩,形成“一树一路、一街一景”、“三季花卉、四季常青、五颜六色”的多彩城市形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