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胁中国证监会调查人员并安装窃听器!该公司上演了一场真实的窃听事件,董事长带头操纵股价,中国证监会对此处以罚款。

那些藐视法律和操纵市场的人最终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几天前,中国证监会网站上发布了三份行政文件,都是针对奔腾集团及其高级管理层的。

其中,奔腾集团因误导性陈述和虚假记录被警告并罚款60万元。董事长和董书记分别被罚款30万元和10万元。

此外,董事长和他的妻子受到了最严厉的惩罚。除了“每非法获利五罚”之外,他们还获得了终身“红牌”。

中国证监会在其决定中一再强调,有关各方“行为特别恶劣,特别严重”,态度粗暴,多次威胁和恐吓调查人员。在调查组开展调查工作的地方安装窃听录音设备;无视执法机关的权威,不关心调查过程的严肃性,作出不实陈述,经常编造谎言为自己辩护,并向调查组提供虚假证据。

这家新的第三板公司和董事长及其妻子发生了什么事?早在2017年10月,奔腾集团的公告就披露了该公司已被中国证监会调查的消息。

两年后,中国证监会同时发布了两项行政处罚决定和一项禁止上市决定。

所有这一切的起源都来自一次试图进行的“蛇吞大象”交易。

公共信息显示奔腾集团成立于1997年。其主要业务是批发和零售各种家用电器和消费电子产品。

奔腾集团于2015年6月在新三板上市,大同证券为主办证券公司。2019年上半年,收入为8.85亿元,母亲净利润为5700万元,目前总市值为1.26亿元。

2016年12月6日,上市公司ELITE宣布,国有控股股东有意通过协议转让公司股份。其控股股东精英集团(ELITE Group)计划通过一次性整体协议转让其1.55亿股(51.25%)上市公司股份。股权转让价格为19.25元/股,扣除市场价格的“10%折扣”,总计近30亿元。

此外,受让方还必须接受英利特煤炭100%的股权及相关债权。

当时,公告要求受让人在当月19日前将“资格预审材料”带到英利特集团现场进行注册。

公告发布后的第二天,奔腾集团董事会形成了参与上述交易的决议,并在16日的股东大会上通过了决议。

奔腾集团没有披露这两项决议。

议案获得通过后,2016年12月19日,奔腾集团法定代表人张谋达委托行业专业人士雷谋华(lei mouhua)将信息带到英利特集团申请参与研究。

然而,据奔腾集团提供的资料显示,12月22日,经过调查,雷木华建议放弃参与英达集团股份的公开转让。听了他的建议后,奔腾集团决定不参与英达集团股份的公开转让,此后也没有与英达集团有任何联系。

然而,2017年1月3日,已经“放弃参与”的奔腾集团董事会宣布了这样一项提案:收购a股市场上市公司的提案得到了审议和通过。公司管理层正积极推进寻找符合公司战略的目标。

如果拟收购的a股上市公司的内容是“误导性陈述”,那么面对股权转让制度的质询函将被监管机构视为“虚假记录”。

奔腾集团股价异常波动后,股票过户系统于1月6日询问购买事宜。

2月21日,奔腾集团声称公司已经收到英特尔集团发布的资格预审通知。

然而,根据英利特集团发布的指示,奔腾集团没有参与此次转让,也没有就股份转让进行进一步接触。

基于此,中国证监会责令奔腾集团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时任董事长张谋达和董田蜜牟林分别获得30万元和10万元。

祖伊旺操纵市场“吞蛇吞象”的意图可能是一笔不可企及的商业交易,但其更直接的功能是用“似是而非”的好消息操纵股价。

控制大量账户,集中资本优势、股权优势和信息优势,通过持续交易操纵价格和交易量,在短时间内快进快出,可以称为市场操纵的模板案例。

在短短的一周内,奔腾董事长张Mouda和他的妻子(当时的副董事长)张Moumin将公司股价提高了近一倍,约为每股3元。

根据行政处罚决定,在操纵期间(2016年12月30日-2017年1月6日),张谋达和张谋民使用9个证券账户买入344.3万股,卖出奔腾集团66.7万股。

停牌后,剩余头寸为277.6万股,市值为1679.4万元。

由于新三板股票流动性不高,在操纵期间,账户组交易量占50%以上。持有非限制性流通股票的最高比例达到71.84%,而12家做市商持有的最低比例仅为1.41%。

在五个交易日内,奔腾集团的股价迅速上涨。2017年1月6日,股价在76分钟内甚至上涨了24.49%。

总的来说,这对夫妇通过共同操纵,实际获利共计70.37万元。同期奔腾集团股价从3.05元涨到6.05元,五个交易日上涨98.36%,而同期股票转换系统成分指数下跌0.55%,做市商成分指数上涨1.4%,两者相差甚远。

对操纵股票价格的行为,证监会处以“一罚五”的最高罚款:没收违法所得70万元,并处违法所得351.85万元,合计400多万元。

更严厉的惩罚是两人都被终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

据奔腾集团半年度报告,由于大选,张谋达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张茂民接任董事长,田茂林接任副董事长。田茂林还兼任公司董事会秘书和副总经理。

但是,在禁止上市的决定生效后,张mouda和张moumin不得在奔腾集团或其他任何组织从事证券业务,也不得担任其他上市公司和非上市上市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股票转让系统在国外并不违法。在中国证监会的每个行政处罚案件中,当事人及其代理人的陈述、申辩和监管机构的回应都表明了双方对案件的争议。

在这三份文件中,“性质特别恶劣”的字眼随处可见。

在奔腾集团、董事长张茂达和董田蜜茂林的处罚决定中,双方及其代理人要求酌情缩小处罚范围,但遭到中国证监会的严厉拒绝。

中国证监会认为,处罚范围与当事人对股票转让系统市场造成的损害程度相称。

当事人使用特别恶劣的手段阻挠和抗拒中国证监会调查人员行使调查权,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的。

同样,在操纵市场的处罚决定中,当事人及其代理人认为本案的行政处罚金额巨大,应当采用接近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

如果处罚结果太重,应考虑处罚与教育相结合。

对此,中国证监会指出,本案处罚金额合理,并给出了“一流”处罚的理由:当事人的蛮横态度和多次威胁恐吓调查人员;在调查组开展调查工作的地方安装窃听录音设备;他蔑视执法当局,不注意调查过程的严肃性,发表不实的声明,经常编造谎言来为自己辩护,并向调查组提供虚假证据。行为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的,应当严惩。

此外,中国证监会指出奔腾集团存在问题,如奔腾集团内部治理混乱,财务账户混乱,张谋达、张谋民、张谋银行账户和奔腾集团银行账户交易频繁,无法严格划分张谋达、张谋民和奔腾集团的资金,以及张谋达和张谋民以自己的名义调动奔腾集团资金的能力。

但是,张谋达和张谋民在调查过程中也因拒绝配合调查而被监管部门认定,如编造账户存放地、煽动相关人员出具虚假证言等。

即使在辩护中,双方及其代理人对2017年1月6日暂停交易仍有不同意见。

有关方面表示,“奔腾集团在发现股价上涨后,于2017年1月6日自愿申请停牌。”

证监会对此予以否认:“2017年1月6日,奔腾集团因股票转让系统的股价变动和信息披露问题而停牌,而不是奔腾集团的“主动停牌”。

此外,双方提出,国务院《关于中小企业股份转让制度有关问题的决定》的法律责任部分没有规定市场操纵,股份转让制度应实行自律监管。

在对《证券法》进行行政处罚的“比较”时,应考虑股份转让制度中上市公司的特殊性以及上市规则与监管规则的一致性。“过多的监管规则将限制股权转让制度的创新和包容性”。

对此,中国证监会明确指出,股票转让系统市场是证券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证券法》对该市场交易过程中发生的操纵市场行为的行政处罚符合中国证监会一贯的执法实践。

股份转让制度市场并不违法,股份转让制度市场的包容性不包括违法行为,放松对股份转让制度市场的准入限制并不意味着放松监管。

中国证券公司是《证券时报》下的新媒体,是证券市场的权威媒体。中国证券公司对平台上发布的原始内容享有版权。严禁擅自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