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推荐]赵薇:1月份经济数据的“幻影”和“真相”

资料来源:长江宏观固定收入作者:长江宏观赵薇小组文本Q1:1月份进口同比下降缩小,采购经理人指数也大幅上升,这是否意味着内需开始改善?主要观点:今年1月进口数据反弹,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春节效应”的干扰。春节干扰消除后,大宗生产原料的进口表现平平,难以支持“内需有所改善”的结论。

今年春节在2月初,大部分企业提前盘点活动在1月完成,而去年春节在2月下半月和1月提前盘点的分布相对较小,这使得1月份进口同比增速上升,并反映在PMI进口指数中。

参照可比年份,可以发现与国内生产繁荣密切相关的原油、钢铁、铁矿石等大宗原材料的绝对进口量并没有超过1月份的季节性规律。因此,得出“内需有所改善”的结论是不恰当的。

事实上,考虑到发电和煤耗等高频指标,国内生产仍面临压力,这些指标在节前比往年下降得更早。

就终端需求而言,在外部需求回落后,中国出口仍将面临压力。此外,房地产销售依然低迷,消费相对疲软。经济仍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

就外部需求而言,全球经济仍在加速下滑,抑制了中国的贸易链。

从国内需求来看,2018年年中以来,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房地产销售大幅下降,春节期间的销售同比出现负增长。在房地产销售持续低迷的背景下,房地产投资也将面临压力,这可能难以有效支撑经济。此外,在早期收入增长下降和就业市场压力的影响下,中国的消费相对疲软。从春节期间看电影的人数同比下降和游客增长率下降到一位数可以看出一些迹象。

考虑到外贸链持续承压,国内房地产销售低迷,消费相对疲软,经济仍面临一定下行压力。

为了抵御经济加速下滑,将继续保持稳定增长。

Q2:自一月份以来,中国的出口有所改善,韩国的出口下降,CCFI上升,BDI直线下降。

数据大战背后的信号是什么?BDI和韩国的出口下滑与中国国内需求下降密切相关。

随着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煤炭和其他大宗商品进口国,衡量上述大宗商品海运运费的BDI实际上与中国国内需求密切相关。

与此同时,由于对中国的出口占出口总额的25%以上,韩国的出口受到中国国内需求的极大影响。

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随着中国经济内需的下降,韩国对华出口和出口总额的增长率大幅下降。

其中,韩国对中国的出口增长率今年1月降至-19%,占韩国出口总额下降的89%。

CCFI领先指标见顶后回落,反映出美国经济开始显示疲软迹象。中国的出口改善或春节效应。

中国出口和集装箱货运指数CCFI的走势与美国的经济变化密切相关。其领先指数SCFI(上海出口集装箱货运指数)的美国-西方航线(代表对美国的集装箱运价)已经见顶并回落。

与此同时,韩国、日本、欧元区和巴西对美国的出口都大幅下降。

中国1月份出口的改善可能主要是由于春节前没收出口的行为。

历史经验表明,如果春节在二月初,出口“急件”大多集中在一月。

2000年、2003年、2008年和2011年,与今年春节(春节在2月初)相似,1月份出口增速明显高于去年12月。

Q3: M1增长率继续下降,而社会金融增长率有所回升。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它?单位活期存款是M1的主要组成部分。春节前,企业提现需求大幅上升,导致单位活期存款大幅下降,进一步拖累M1,产生春节效应。

在经济转型过程中,M1的总流动性指标正在下降。

例如,在经济运行中可能出现以下情况:城市间房地产销售的结构性分化严重;在制造业中,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严重分化。规模以上企业和小企业之间存在严重的差别。

此时,M1的趋势不足以描述企业的流动性。

因此,如果结构性因素大于周期性因素,并且大多数行业的周期性波动被削弱,那么传统的周期性理论可能会导致误判。

随着政策稳定性和信贷衍生环境的增加,“一级火箭”于去年11月发射。债券净融资规模继续扩大,结构得到改善。中低级别债券净融资规模连续3个月增加。

银行贷款趋于改善,“两阶段火箭”也已经发射。

在加快信用修复的过程中,“从风险中获利”将是2019年市场的重要逻辑。

估值可能先于利润恢复,推动风险资产比对冲资产表现更好。

就债券市场而言,当利率债券和高评级信用债券的收益率接近低水平时,降低信用额度、延长长期期限和增加可转换债券已成为提高收益率的潜在途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