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不忠诚”成为虚假信件的掩护。

“无法保证真实性”正成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流行语。

这使得上市公司基于信息披露的管理乃至资本市场的运作都陷入了极其尴尬的境地。

无法保证真实性的信息披露非常受欢迎*ST Conde(报价002450,诊所股)今年的半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给母公司净亏损6.69亿元,这对即将退出市场的*ST Conde来说并不新鲜。

但是,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和监事会仍然不忘声明半年度报告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准确性无法得到保证。

如此直接和一致无法保证真实性,这似乎意味着不真实已经成为上市公司“正当”披露信息的必然。

但是,这明显违反了现行《证券法》中“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保证公司披露的信息真实、完整、准确”的规定。

没有理由不能保证真实、完整和准确的信息披露。

虽然《证券法》明确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应当保证上市公司披露信息的真实、完整和准确”,但《公司法》也指出“董事、监事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诚和勤勉的义务”。上市公司信息管理办法和信息披露的内容和格式标准也有类似要求,但这些要求已在上市规则中得到落实,即“公司董事、监事应当依法对公司定期报告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准确性签署书面确认意见”。

这一条款似乎更加具体和明确,但实际上它被赋予了更大的灵活性。如果所披露信息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不能得到保证,也可视为履行了忠诚和勤勉的义务。签署“无担保”比签署被视为担保的词语更安全、更方便。

过于宽松的豁免是对欺诈的变相鼓励*当圣袁波公布2014年度报告时,他表示“年度报告中财务报告的真实性无法保证”,这在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然而,这并不妨碍*圣袁波振振有词地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监管质询函,“与公司调查相关的所有事项均发生在2015年1月1日之前,且不在现任董事会全体成员、所有高级管理人员和现任监事会部分成员的任期内”。

*圣袁波的“神圣的回答”已经荒谬地传播开来。虽然我们不知道迄今为止已经发展了多少版本,但这仍然是上市公司董事逃避责任的最佳选择。

2017年,伪造上市的新泰电气向中国证监会提起诉讼。虽然没有否认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中发现的基本违法事实,但认为即使没有财务造假,财务指标等实质性条件也可以满足公开发行证券的要求,因此不能被视为“不符合发行条件”。

欺诈发行是证券市场上最严重的违法行为。无论伪造者用什么样的言辞来证明它是正当的,它都不能免除责任。

2018年初,*ST Hua Ze因违反信托和承保规则及无效票据等问题未进入证券市场,被中国证监会处罚五年。

首席财务官拒绝接受这一决定,并向法院起诉。

他没有履行自己的勤勉义务,但声称他只是被迫签署了多次审查该案所涉定期报告的董事会的书面确认意见。法院当然驳回了有争议的论点。

在做出虚假陈述的同时,在“不保证真实性”的免责声明的旗帜下,“不保证真实性”已经成为虚假信息披露的辩护理由。

与其说这是信息披露的尴尬,不如说是当前法律和监管体系的尴尬。

现行的法律和监管制度虽然说必须真实、完整和准确,但却允许上市公司的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轻易地在“没有保证”的情况下蒙混过关?世界不是静止和孤立的。如果一家公司以“无法保证真实性”的名义发布财务报告,本来可以保证的真实性将会消失,从而失去可持续比较的基础。

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无法保证真实性”的公司将永远不会产生可持续和可比较的真实、完整和准确的财务结果。

同样,如果一家公司的财务报告数据有问题,就会影响整个上市公司的业绩统计。

中国证监会不止一次指出,信息披露制度是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石,是保障投资者知情权的重要保障。

我认为,由于上市公司董高建不能保证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他不能让这样的信息披露被披露出来欺骗世界。

即使董高建正式签署了“真实性无法保证”的免责声明,也不能用来证明他没有错。

过于宽松的免税政策不仅不能反映公平,还会鼓励变相的欺诈。

发表评论